欢迎来到忆酷史
讲述中国历史人物故事

《燕云台》的故事是真的吗?萧燕燕真的有一个情人是韩德让?

《燕云台》的故事是真的吗?萧燕燕真的有一个情人是韩德让?

《燕云台》的故事是真的吗?萧燕燕真的有一个情人是韩德让?

首先要说一下这个萧燕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她是契丹名门贵族萧氏家族的一位千金。

萧氏与耶律氏,是契丹两个最显赫尊荣的家族。耶律氏是契丹的皇族,皇帝都是耶律氏的子孙,萧氏则是贯彻于整个辽代终始的外戚家族,契丹的皇后多出于萧氏。

《辽史 •后妃传》所记载的十四个皇后中,只有一个出于外姓舒鲁氏的家族,五个皇妃中,只有一个出于外姓甄氏的家族,其余都为萧氏。这萧氏并非汉族的萧姓,而是道地的契丹贵族,但与汉姓却也有些联系。

传说,萧氏祖上本有契丹姓氏,但因仰慕汉人文化,而改取了汉族姓氏。在选择姓氏时,他们崇仰汉代著名丞相萧和的智慧与治国才能,因而取姓为萧。萧燕燕是契丹历史上第九个皇后,也是契丹皇后中最有智慧,最具治国能力,干练老成,而且取得成功的唯一女人。

史书说,萧燕燕的父亲萧思温,很爱读汉人的“书史”,有较高的汉文化修养。燕燕是小字,她本名为绰。燕燕出于《诗经•郸风》的《燕燕》篇“燕燕于飞”句;绰出于《诗经.卫 风》的《淇澳》篇“宽兮绰兮”句,有娴雅、舒缓、从容等含意。从这名与字的选取,也可以 看出她出身的契丹贵族家庭里对汉文化喜爱的氛围。

但据史书记载,萧思温虽“通书史”,位至辽国的北府丞相,手握大权,却不像他的女儿燕燕那样有真正的治政才干和超人的胆略。

《萧思温传》说,他在率兵抵抗后周军队的 猛烈进攻时,以及后来抵抗宋兵的北伐时,表现都不佳,惧敌畏战,束手无策,面对强敌, 不知计从所出;对于朝政,他也没有什么积极贡献,乏善可陈。舆论认为他既没有治军之 才,也缺少治政能力,是个庸懦的人。

然而,在玩弄权术方面,他却是还有一些智巧心机和手段的。他能在穆宗突然死去时,迅速拥立新皇帝,并及时将女儿送进宫中做上皇后, 说明他在谋取个人利益时,确实有些小聪明。大约由于他行事缺少正道,因而树敌不少, 所以,他在做了北府丞相不久,就在一次陪皇帝出猎时,被仇家杀死了。

网络图片(萧燕燕)

萧燕燕与她父亲颇不相同,她胸有大局,每临大事有静气,能从容不迫地应付。行事有条理,有智谋心计,用人也比较得当。据说,她小时,在家参加清洁扫除,动作不快不慢, 做事井井有条,物件摆放清洁整齐,连她父亲也不由得称赞:“我这个女儿,将来治家必有 ‘ 方。”他哪里知晓,他的女儿岂止治家有方,治国也有方。

萧燕燕与景宗的结合,应该说是他父亲一手撮合的,是一场政治婚姻。虽说萧氏女人嫁为耶律氏的后妃,是辽国的传统。但在萧燕燕未入宫前,她已经与一个汉人青年韩德让相好了,而且她已经答应嫁给他。

这个韩德让出身于汉人官僚家庭,但具有契丹贵族家奴身分,犹如后来清朝的曹寅一家一样,虽受封官职,却仍然是满洲贵族的“包衣”——家奴。韩德让的祖父韩知古,在唐末被契丹人俘掠,做了契丹贵族的家奴。因为受到契丹贵族宠信,做了辽国的高官,为契丹贵族治理汉人,位居南面官的中书令之职。

但他的契丹贵族家奴身分并未除去,契丹将此种身分称之为“宫分人”。上文那个曾经劝说耶律贤要隐忍不要对穆宗的行为发 表意见的韩匡嗣,则是韩德让的父亲。韩匡嗣也做到辽国的南京(今北京)留守、西南面 招讨使,封爵燕王。

可见韩氏家族久已归化于契丹了,在辽国的政治地位,还是比较高的,因为与契丹贵族关系密切,所以萧燕燕会许嫁于他。

萧思温在新朝虽然因为有拥立之功,做到北院枢密使兼北府宰相,但他在契丹贵族中的评价并不很高。大约他担心自己的地位不稳,出于巩固他权位的考虑,他在拥立景宗的同时,他就急不可待地让女儿废弃了与韩德让的婚约,进宫做了景宗的贵妃,进而做 了景宗的皇后,开始了对辽国皇室大权的染指。

萧燕燕并没有反对她父亲为她所做的这些安排,她是一个有野心、有抱负的女人,很乐意地成为辽国历史上又一位萧氏皇后。因为,她已经知道,耶律贤出于健康上的原因,不会有精力过问更多的事务的。

果然,他一做上皇帝,就将治理国家的重负和对权力的控 制,将军国大事的决定权,都委托给了自己的皇后。而这样的安排,正好为这个干练而又 精力充沛的女人,提供了一个施展她的治政才干的平台,为她获得辽国最高执政的地位, 开通了一条重要通道。

不过,萧燕燕也没有忘记她旧日的相好韩德让。在她的授意与安排下,辽景宗封韩德让为东头承奉官;接着又任命他为枢密院通事、上京皇城使、彰德军节度使等重要职务。

有的史书说,萧燕燕之所以重用韩德让,是因为她年轻,有“辟阳之幸”,对于旧情人 韩德让依然保持着感情上的往来。

“辟阳”指汉代的男子审食其,因他受封辟阳侯而得名,他是著名的吕太后的男宠。“辟阳之幸”,是说韩德让实际上是萧皇后的男宠。从后来萧皇后升到皇太后之后,与韩德让亲密无间,几乎像夫妻一样行事的许多行径看来,这种男宠关系也许是有的。

但在景宗在世之时,恐怕不至于已经达到了一点不避行迹的亲密程度。尽管辽景宗为人比较大度,还有契丹民族对于家庭、夫妇、男女的伦理观念,不一定像汉人那样保守、执着、认真,不会对萧、韩二人的来往,有过多的嫉妒和限制,但萧燕燕与韩德让间此时的友好关系,毕竟不能太过分,否则萧燕燕的正式合法丈夫的面子, 实在也难撑持下去。

史书说,韩德让“侍景宗以谨饬闻”。说明当时韩德让至少在正式的场合中,还是谨守着臣子的名分和职责的。他并没有因情人被景宗所夺,而萌生怨愤或 报复心理。

韩德让也并不是个只会依靠与萧后的旧情和特殊的关系才受重用的人。他为人比较厚重沉稳,由于其家庭的教养和汉文化的深厚熏陶,他富于理智与才华,有智谋藏韬略,会治国能统军,有一定的真才实学。

景宗在位的十三四年间,他在协助萧燕燕执政,率兵作战,抵抗宋兵的征伐,改革朝政,稳定辽国的政局方面,都出过不少力,有过贡献。

赞(0)
免责声明:《燕云台》的故事是真的吗?萧燕燕真的有一个情人是韩德让?部分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