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忆酷史
讲述中国历史人物故事

司马光难怪能成为明相,从小就不是一般人

司马光难怪能成为明相,从小就不是一般人

司马光(1019-1086),字君实,号迂叟,陕州夏县(今山西夏县)涕水乡人,故世称藻水先生。卒后谥号文正,爵温国公,因此又称温公。

据说源水司马氏家族的先世最早可以追溯到西晋的奠基人司马懿的弟弟司马孚。司马孚的孙子死葬陕州涕水乡,此后子孙便定居于此。降之晚唐五代,涕水司马氏早已经是仕宦陵夷,降在吠亩了。但司马氏家族累世聚居,靠农、畜致富,在当地属殷实之家,到了司马光的父亲司马池这一代,深水司马氏已经是当地的名门望族了。

司马池(979-1041)景德二年进士及第,为人正派,以清直仁厚闻于天下,号称一时名臣。天禧三年(1019年)十月十八日,司马池喜获一子。此时司马池正在光州光山(今河南光山)知县任上,故他给这个儿子取名光。

司马光七岁的时候因为砸破了一口缸而名闻东西二京。在一次与一群小孩子在庭院中游戏时,一个小孩爬到一口盛满水的大瓮上,一不小心失足跌入瓮中,别的小孩见状都吓得逃走了。小司马光则镇定自若,他搬起一块大石头奋力砸向水缸,缸破水出,小孩I得救了。司马光砸缸的故事被画成“小儿击瓮图”,在首都东京和西都洛阳间流传。

网络图片(司马光)

从这个故事里我们可以看到司马光小的时候聪明伶俐,思维活跃,知道变通,谁料到老来却变得那么的固执、僵硬。

司马光日后成为史学家的天赋也从小就显露出来。七岁时司马光听人讲《左传》,非常喜欢,回家后就为家人复述,并能讲明大义,而对经书却“虽诵之而不能知其义”。

那时候司马光的记忆力也不比别人好,但他自知不足,因而非常勤奋,在别人熟读成诵出去游玩的时候,司马光就独自用功,或在屋内,或在马上,经常读书至深夜,一直到能够背诵才罢休,结果因用力深,很多东西都是终身不忘。司马光如此手不释书,不知饥渴寒暑地读书,到15岁时已经是读书广博,无所不通了。

三十年后司马光在写给两个秀才和侄子的劝学诗中写道:“圣贤述事业,细大无不完。高出万古表,远穷四海端。于中苟得趣,自可忘寝餐。况今有道世,毂禄正可干。易哉二三子,及时张羽翰。力学致显位,拖玉簪华冠。毋为玩博弈,趣取一笑欢。壮年不再来,急景如流丸。”正是司马光少年努力向学的写照。

在少年时期除了受到良好的教育外,司马光还受到父亲严格家教的熏陶。大约五六岁的时候,司马光有一次吃核桃,可是核桃皮剥不开。后来丫环用开水烫了一下,就很容易地剥开了。姐姐问是怎么剥开的,司马光便谎称是自己的主意。司马池知道后严厉地批评了司马光:“小孩子怎么能撒谎!”

父亲的这一教训影响了司马光的一生。诚,成为司政马光非常非常看重的一项品质,后来刘安世师从司马光学习,司马光教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诚,不妄语。

司马光也承袭了父亲那里学来的俭朴的家风。司马池“客至未尝不置酒,或三行、五行,多不过七行。酒沽于市,果止于梨栗枣柿之类,骰止于脯醯菜羹,器用瓷漆”。司马光将这些都记录在晚年写给儿子司马康的家训里,他告诫儿子:“吾本寒家,世以清白相承。”并要司马康以寇准的豪奢为戒。

少年时期的司马光在性格上已经比较成熟,能自制,并有意识的培养自己刚正的个性。19岁时,司马光作了《铁界方铭》:“质重精刚,端平直方,进退无私,法度攸资,燥湿不渝,寒暑不殊,立身践道,是则是效。”赞扬其“端平直方”,并将之作为自己立身践道的准则。又作《勇箴》,以为“致诚则正,蹈正则勇”,培养自己诚意和正气。

司马光自觉的养我浩然之气,自我锻炼成才,很早就养成端平直方、诚正、勇决的性格,这在他以后的仕宦生涯中也得到充分的体现。

这个时期司马光还作有《剑铭》并序,其中写道:“或曰:古者君子居常佩剑以备不虞,今也无之,仓卒何恃焉?应之曰:君子恃道不恃剑,道不在焉,虽剑不去体,不能救其死,故苟得其道,则剑存可也,亡可也。用得其道,利器可保。道之不明,器无足凭。怙力弃常,匹夫以亡。败德阻兵,国家以彳顷。逆不敌顺,暴不犯仁。上以守国,下以全身。”

在《剑铭》中,司马光表达了武力不足恃的观点,认为只要守住道义,则可以全身守国。从中我们分明看到司马光在神宗和哲宗时期主张和好西夏反对动武的认识渊源。

在《逸箴》中司马光写道:“百仞之木,生本秋毫。德票于惰,名立于劳。宴安之娱,穷乎一昼。德著名成,亿年不朽。可贪非道,可爱非时。没世无称,君子耻之。”可以看到司马光立德立言成不朽名的志向。

总之,青少年时代的司马光已经是一个读书广博、意志坚定、有理想、有抱负的大好青年,从少年司马光的身上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日后那个学行高洁、立朝刚正的司马温公的影子。

正因如此,少年司马光也得到了两个重要人物的厚爱。一个是庞籍,司马池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对司马光训诲有加,爱如子弟,是日后在仕途上扶持他的人。嘉祐八年,庞籍去世的时候,

司马光曾在祭文中深情地写道:“我能有今天,都是靠您提携啊。”另一个是张存,也是司马池的同僚和好友。张存以恪守家法知名,曾有名言曰:“兄弟如手足,不可分离。妻妾乃外人,为何因外人而断手足。”张存对司马光一见钟情,当即决定将自己的第三女许配给司马光,虽然那时候他还没有跟司马光交谈一语。

赞(0)
免责声明:司马光难怪能成为明相,从小就不是一般人部分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