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忆酷史
讲述中国历史人物故事

范仲淹到底耿直到什么程度?把太后和皇帝全部得罪了

范仲淹到底耿直到什么程度?把太后和皇帝全部得罪了

天圣时期是真宗皇后刘氏垂帘听政的时期。仁宗并非刘氏所生,但没有人敢告诉他真相,天性柔弱的仁宗对这位母亲也一直存在着深深的敬畏心理。

天圣七年冬至,仁宗决定率领朝廷百官在会庆殿朝拜太后并为太后上寿。这等于以皇帝之尊行臣子之礼,有违礼制。满朝文武也对此不满,但没有人敢站出来反对。

这种事情在两年前就发生过,当时也只有王曾委婉地提出过反对,也没有效果。现在旧事再演,大家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个时候,入朝为官不久的范仲淹却勇敢地站了出来。他上书仁宗和太后,指出天子自有事亲之道,有家人之礼,但无为臣之礼,不应该把自己降为同百官一样的地位,以南面之尊,北面行臣子之礼。仲淹还指出这样做有亏为君之道,也有损国威。

长此下去,这样的事情自然会演为惯例,乃至成为制度,容易开母后干政之渐,不可以为后世开此先例。仲淹还提出了解决的办法,即仁宗率皇亲在内廷为太后祝寿,行家人礼。宰相率文武百官在朝堂向皇帝、太后同贺。

范仲淹以一个小小的秘阁校理,入朝不足一年,竟然冒天下之大不趣,干涉皇帝家事,驳斥太后面子,这在当时因循已久的朝廷引起的震动可想而知。这也使得举荐范仲淹的晏殊大惊失色,因为举荐非人,是要受到牵连的。

他把范仲淹找来怒责了一番,他批评仲淹太轻率,出言无忌,有邀名之嫌,这样会给推荐者带来麻烦。仲淹刚分辩了几句,晏殊就不耐烦打断道:“不要多说了,我可不敢去犯大臣之威!”

范仲淹回去后思虑再三,给晏殊写了一封长信,对自己的行为作了解释,仲淹说道:“仲淹天性不以富贵屈其身,不以贫贱移其心。如果能得到进用,那么仲淹忠直敢言必有甚于今日,这样才算是对得起您的荐举。如果要找那种少言少过只知道明哲保身的人,那么天下滔滔,都是这样的人,您又何必推荐我呢!”

其实晏殊比仲淹还小两岁,但成名非常早,他对范仲淹也确实非常赏识,对仲淹有知遇之恩,尽管立身之道有异,但仲淹对晏殊一直都是非常的感念,终生以门生之礼事之。

范仲淹并不认可晏殊等人的批评,接下来又做了一件更为激进的事,就是上书请太后还政。仲淹认为仁宗已经20岁,太后垂帘听政也已7年,现在应该卷帘撤班,还政仁宗。自己到后宫颐养天年了。仲淹屡次触犯太后,终于被贬出朝廷,到河中府(今山西永济西)做了通判。

第二年三月,改为通判陈州。两年后,明道二年(1033年)三月,刘太后在听政十年后去世,仁宗亲政,原来的一些因为触怒太后而被贬的官员都得到了提升,范仲淹也被召回京城,担任了谏官。

刘太后死后,仁宗生母真相暴露,有很多官员开始上书指斥刘太后。这时候曾屡犯太后的范仲淹却为刘太后说了好话,他劝告仁宗:“太后奉先帝遗命,保护陛下十多年。陛下应该忘其小过而念其大德。”

仁宗这才醒悟。范仲淹在刘太后活着的时候劝太后尽母道,在仁宗亲政后又劝仁宗尽子道,调护两宫,都是人所难能的事,不像很多人是看风使舵,见机行事。可见范仲淹的犯颜直谏全是出于公心直道,而不是沽名钓誉。

赞(0)
免责声明:范仲淹到底耿直到什么程度?把太后和皇帝全部得罪了部分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