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忆酷史
讲述中国历史人物故事

王尔烈的风流韵事,娶了妻子的表妹

王尔烈的风流韵事,娶了妻子的表妹

假期全满后,王尔烈辞别家人到翰林院述职,大夫人刘氏、二夫人陈月琴挥泪相送,赵茹倩跟在王尔烈身边做照应。这赵茹倩是谁?她是陈月琴的表妹,王尔烈衣锦还乡时风流韵事的女主角!

王尔烈休假时,与陈月琴在岳父家闲居,恰巧赵茹倩随父亲来到陈家,大家经常一起结伴出游,吟词作赋,欢畅之时不免有身体接触,渐渐赵茹倩与王尔烈生出情愫。

一次王尔烈独自躺在屋内,昏昏欲睡,一人推门进来,他眯眼看是赵茹倩,出游时已中意于她的王尔烈不作声响。赵茹倩本是来借书,见姐夫王尔烈在睡觉,而且枕头掉在地上,只是枕着个胳膊。她看了便替他将枕头拾起来,然后扳起他的脖子,给他塞回头下。她塞枕头时,自以为王尔烈睡着了。

假意睡着的王尔烈见屋里没有旁人,是难逢的良好机会。赵茹倩给他塞枕头时,他便顺手将赵茹倩的小手攥住。其实赵茹倩心中本也有意,想让他多温存一会儿,不想将手拔出。

网络图片(王尔烈)

可是正当这时,忽听得外间的门一响,她以为有人进来了,便急忙将手从王尔烈手中挣脱。等她看时,见是小妹出屋。她虽然心里有些放松了,但是一想,不知王尔烈真心否,很想就此试一试他心;同时即便被别人看了,也能让自己闹个清白,脸面上好看些。

于是,她拿起王尔烈放在厨柜上的笔墨纸砚,当即写道:“好心来扶枕,歹心抚我手。不看表姐面,定然把你揍。该扭!该扭!”赵茹倩写完,随即转身走了。

王尔烈等小姨走后,下炕看时,见写了这些字。心想,这要叫别人看见,不成体统啊,不如就此也凑上几句,以为遮羞。于是,他在诗的旁边,又题一诗作辩解,道:“好心来扶枕,睡意抚你手。只当我妻到,小姨莫害羞。肯求!肯求!”

他刚题完诗,夫人陈月琴忽然进来了。她一眼看见地桌上面的诗,不禁恼火,当即提笔,也来一诗:“有意来扶枕,有心抚她手。纸上题诗句,全是为遮丑。少有!少有!”

没一会儿。王尔烈的内弟进屋来,看了这一大堆诗句,便也拿起笔来逗趣:“痴心来扶枕,会意抚她手。姐妹都一样,小的身子瘦。秀柳!秀柳!”

内弟没想惊动这事,谁知父亲大人见神色不对,便来过问。等他清楚后,也觉得棘手难办,也题诗一首:“不该扶他枕,不该抚她手。两下都不该,此事难出口。莫究!莫究!”

岳母听了,疼爱女婿,便题诗作圆场:“既已扶他枕,既已抚她手。姐夫戏小姨,由来已久久。不苟!不苟!”

陈月琴题过诗句后,就有些后悔。她想到自己在来这儿的路上所思,自己尚未生下一男半女,容貌已衰;而赵茹倩小妹又有意,芳华正貌,通晓诗文,日后丈夫远行,在外为官,也能带得出手。如此看来,不如成全他们两个了,她想到这儿,写了一诗交给小妹赵茹倩,道:“你已扶他枕,他已抚你手。两相都有愿原是情所勾。相投!相投!”

赵茹倩看了表姐的诗,知道表姐有意成全,便不再隐瞒,当即写诗道:“我愿扶他枕,他愿抚我手。蒲河播下种,如今才结妞。谢酬!谢酬!”

陈月琴看了,说道:“好。你先回去,等王尔烈差媒,事定成。”

不久后,王尔烈就娶了赵茹倩。

赞(0)
免责声明:王尔烈的风流韵事,娶了妻子的表妹部分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