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忆酷史
讲述中国历史人物故事

一统天下刘伯温,一点也不夸张,刘伯温在军事上有多牛?

一统天下刘伯温,一点也不夸张,刘伯温在军事上有多牛?

朱元璋起兵后,利用刘福通在北方抗击元军之际,挥兵南进,一路下滁州,取太平,占建康,攻江浙,军事力量大增。但在政治上,他依然尊奉小明王韩林儿,称为宋后,受他的封爵,用龙凤年号。

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元旦,朱元璋在南京中书省设御座,遥拜小明王,行正旦庆贺礼,文武百官齐拜,只有刘伯温不拜。

朱元璋问其缘故,刘伯温说:“他只不过是个牧童而已,奉之何为?”刘伯温认为,在群雄四起之际,要成大业就必须摆脱别人的牵制,完成独立。朱元璋听后很是感动,后来终于废掉了小明王韩林儿。

其时,另外有两股劲敌。一是陈友谅,据湖广,扼长江上游;一是张士诚,称霸苏杭,占富庶之地。二者对朱元璋形成夹击之势,威胁很大。

朱元璋决定主动出击,打破腹背受敌的局面。有人主张先打张士诚,他们认为张士诚力量薄弱,距离很近,容易取胜,且江南地区物产丰富,攻占后有利军需。朱元璋问刘伯温的意见,刘伯温却主张首先攻灭陈友谅。

网络图片(刘伯温)

他说:“主公据有金陵,形势险要,地理条件很好,但东南有张士诚,西北有陈友谅,两人屡次为害于您。必须扫除二寇,无后顾之忧,才能北定中原。张士诚志向狭小,只图保其地盘,不会有什么作为,暂时可以不必管他;陈友谅则不同,他野心大,欲望高,是个最危险的敌人,拥有精兵巨舰,据我上游,无时无刻不想灭掉我们。面对这种形势,在战略上我们不能两面作战,应当集中力量首先歼灭陈友谅。陈友谅消灭之后,张士诚势孤力单,一举可定。接着再北取中原,霸业可成。”

朱元璋听后,觉得还是刘伯温想得全面,于是摒弃众议,采纳他的计策。抓住劲敌,各个击破,防止腹背受敌,成为朱元璋开创帝业的战略方针。

刘伯温不但为朱元璋制定了总的战略目标,而且在平定陈友谅的几次大的军事行动上,为朱元璋统一中国做出了更大的贡献。

至正二十年(1360年)闰五月,陈友谅攻下朱元璋的太平城后,杀死朱元璋养子朱文逊及守将花云,在采石五通庙行殿称帝。建国号汉,改元大义,并自命不凡,凯旋江州。随后又约张士诚同攻应天,张士诚未允,陈友谅便自集舟师,自江州顺长江引兵东下,直指应天。一路浩浩荡荡,声势浩大。消息传来,应天震动。

朱元璋慌忙召集群臣商讨对策。有的说陈友谅骁勇善战,锐不可挡,今占有江、楚、控扼长江上游,地险而兵强,财剽势盛,与之争锋,如同以卵击石,自取灭亡,不如就此将应天城献给他,归附在他的旗下;有的认为陈友谅新得太平城,气焰正盛,莫若先退出建康,钟山有王气,可以据守在那里,待其气衰,再与之决战;有的说陈友谅不过一沔阳渔家,刀笔小吏,要与他在建康决一死战,万一战不胜,即使逃走也不迟。

朱元璋觉得都不甚妙,但一时又不得要领。他环视了一下全场,见刘伯温双目炯炯,沉默不言。朱元璋见状,知道这位军师一定又有妙计在胸了。他连忙召刘伯温进入内室,问他为何一言不发。

刘伯温愤愤地说:“先立斩主张投降及逃钟山的人,才可以树立正气,消灭陈贼。”

朱元璋说:“先生有何具体计策?”

刘伯温答道:“陈友谅这次是以骄兵来战,劳师远袭。而我们则有了上次失守太平城的教训,并且是以逸待劳。天道以后举者胜,我们哪里害怕打不赢他吗?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敞开府库,心怀至诚,以稳固士民之心。古代兵法说,日行300里,奔袭敌人,即使不交战也会溃败。为什么?劳士疲劳!我们可先放弃几个地方,移走兵饷,装成逃跑的模样,再派人假装投降,引诱陈友谅全速奔袭,我们却中途设下埋伏,派兵截断他的后路,叫他首尾难顾。

后援不至,夺敌之心;设伏围攻,乱其部署;以逸待劳,挫其锐气,怎么会有战而不胜的道理!然后我们乘胜追击,陈友谅必然拼力逃命,我们不仅能收复失地,还可以占领他的属地。陈友谅遭此惨败,进一步制服他就容易了。帝王之业,在此一举,天赐良机,岂可错过?”

此言正合朱元璋心意。然后他们密谋,先命胡大海出捣信州,牵制陈友谅后路;命常遇春、冯国胜、华高、徐达等将领各处埋伏,打算截击。一切部署停当,朱元璋先请陈友谅的老朋友康茂才给其写一封密信,假称与陈友谅里应外合,请他赶快来攻城。

陈友谅收到信后,不禁一阵暗喜:“这下胜券在握了。”他急于取胜,占领建康这块风水宝地,于是马上发兵进攻。

朱元璋这边也在积极准备:先在石灰山侧埋伏奇兵3万人,并拆掉江东木桥,易以铁石,设置水障,只等他中计。时日既到,陈友谅果然如约,引着战船径直驶入一条狭窄河道。到达江东桥时,看见桥下都是大石块,没有了原来的木桥。他甚为惊异,连忙用暗语联络,并无一人答应。这时,陈友谅方知中计,但想撤退已退。

朱元璋的军队见陈友谅已到达江东桥,黄旗一举,伏兵见此信号,跳跃四起,水陆夹攻。不一会,陈友谅全军就被杀得大败,他自己独自跳上另一小船逃走了。朱元璋指挥大军乘胜追击,太平城失而复得,取得了保卫建康的大捷。

胜利后论功行赏,朱元璋欲将最高级别的“克胜奖”奖给刘伯温。刘伯温认为自己只图怀才有遇、学有所用,不图眼前的名利,故坚辞不受。从此之后,刘伯温声名大振,人们都说他是诸葛孔明再世。

陈友谅退居江州之后,不甘失败,便派部将以优势兵力攻占了朱元璋属地重镇安庆。安庆是朱元璋西部边境的门户,朱元璋想乘胜一鼓作气,再次讨伐陈友谅,但心中犹豫不决,只好去征求军师刘伯温的意见。

刘伯温分析了目前的形势,认为此时军队士气正旺,加之这次出征为收复失地,出师有名,如果可以做好战前发动,完全可以战胜陈友谅,歼灭其有生力量。有了这位“诸葛孔明”的支持,朱元璋决计再次伐陈。

依照刘伯温的计策,朱元璋在临发兵前宣谕众将士:“陈友谅杀主僭号,侵犯我疆土,戮杀我将士。观其所为,不灭不足以平民愤,不灭不足以慰我国魂。”朱元璋的一席话,众将士听了,情绪昂扬,誓死要与陈友谅决战。然后,整装西进。朱元璋与刘伯温共乘龙骤巨船,率师乘风溯长江而上。沿途,将壬们斗志旺盛,精神抖擞,长江上万舟竞发,旌旗蔽天,蔚为壮观。

但胜利并非唾手可得。陈友谅属将张定边骁勇善战,而且广于谋略,加上安庆城池坚固,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朱元璋手下将士奋勇攻打,激战一天,未取得任何进展。

晚上,朱元璋很是烦闷,将刘伯温召来商量对策。刘伯温对朱元璋说:“我们大军远道而来,本拟一举攻克安庆,然而激战一天,却未得寸土,将士将生倦意;而且张定边骁勇,安庆城固,再打必然更费时日。陈友谅知我在此窿兵,一定会派人前来决战,以报上次失利之仇,如此,内外夹攻,我军必败。”

朱元璋听罢,长叹一声说;“难道别无他法,只好放弃安庆吗?假如门户一开,猛虎入室,今后哪还有一日可以安宁?”

刘伯温摆摆手,对朱元璋说:“主公勿忧,暂时放弃安庆,并非就不要了。《武经》云:我欲战,敌却深沟高垒,不得与我战,则攻其所必救。安庆弹丸之地,城池固若金汤,足以久劳我师。陈友谅不敢出兵迎战,正由于心存恐惧。我们如果放弃安庆,迅速西上,直逼江州,捣其老巢,陈友谅必定撤离安庆而救江州。那么,安庆还能跑到哪里去?不是顺手可以攻克吗?如此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朱元璋听罢,抚掌称妙,完全听从了刘伯温的计策,连夜出兵而去,却在营地乱设篝火旗帜,缚活羊于战鼓上,敲击有声,迷惑敌人。

暗夜沉沉,迷雾深重。朱元璋除留少量兵力在安庆迷惑敌人外,其余均偃旗息鼓,沿江西进,长驱直入,逼近江州。

当陈友谅的江州守军还在梦中时,他们已发起攻城战。江州守军认为神兵自天而降,忙于应战。陈友谅匆忙发兵,却不能挽救败局。江州全线崩溃,陈友谅最后只得携妻子逃出,乘夜幕奔往武昌。江州守军投降,很快为朱元璋所攻取。

陈友谅在逃跑的过程中,抓到了几个朱元璋的兵士,得知此举皆刘伯温所谋,他仰天长叹道:“我部众就缺像刘伯温这样的谋士,将来亡我者,必伯温也。难道天意在朱元璋,故遣伯温助之?”

赞(0)
免责声明:一统天下刘伯温,一点也不夸张,刘伯温在军事上有多牛?部分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评论 抢沙发